冬雪白头

all党乱炖党╳,cp洁癖极其严重,不写文,不用关注,福华,全职叶蓝

红白馆

谈恋爱果然是件让人堕落的事啊,自从奕白尘和帝陌卿确定恋爱关系后,本来就对病人很温柔的奕大医生越来越温柔了,感觉说话都带着笑音。
唉,就是每次约会都被各种事情打扰啊,两个大忙人。
“奕少,这是这几天您的工作安排。”“啊,谢了。”“嘿嘿,不用,您这是在准备大会的事吗?”“对啊,毕竟也没几天了。”“听说这次大会的奖品特别厉害啊,您肯定知道内幕,帮我们剧透一下吧。”“剧透就不好玩了,反正不会让你们失望就是了。”“切,小气。您忙着吧,我先走了。”“嗯,路上小心。”“知道,您也不要忙到太晚了。”
大会的奖品啊,话说自己刚知道的时候也吃了一惊呢,没想到老爹他们还真舍得,那可是传说中的不尽木啊。
忙完今天的事后,奕白尘看了下最近的手术安排,除了大会当天没什么事之外,其他几天依旧能累死个人,还能不能让人好好谈恋爱了呀。
奕白尘这么想着,到窗边伸了个懒腰,却看见了熟悉的车牌号,呀,今天有空啊,竟然会开车来接,奕白尘加快了换衣服锁门下楼的速度,嘛,毕竟现在是有人等的人了。
奕白尘到楼下的时候,帝陌卿正要给他打电话,结果电话还没播出去就被抱了个满怀,帝少将不免感慨自己最近的警惕性越来越差了。
“你怎么今天有空过来接我?”“轮休,我本来想去家里看你,但奕叔叔说你还在医院,我就过来了。”“哦。”奕白尘抬起头,唇恰好碰到那人的嘴角,还没来得及离开,就被按着头亲了个够。“走吧,带你去吃东西。”“嗯,咳,要走你也得先把我放开啊。”
“啊,喂,你......”帝陌卿没把好不容易见到的恋人放开,直接抱着放到了副驾驶座。别问我他是怎么做到一只手把人抱起来,一只手开车门的,在军队训练了这么多年可不是百练的。
“看来最近你是很清闲啊,老往家跑,也不怕老元帅骂你。”“妈妈会看着他的。”“说实话,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老元帅竟然会这么听沁姨的话,我以前还挺怕他的。”“我爸这辈子拿妈妈最没办法。”两个人在车上聊着天,你侬我侬的气氛刚好,只是帝陌卿心里总有些不安,自从知道大会的奖品是不尽木之后,这种不安就从来没减轻过。
车子开入牯岭路,突然有辆黑色保时捷从斜角小巷冲了过来,而狙击枪的子弹已经射过来了,只是帝陌卿的车是在部队开过来的,经过了防弹加持并没那么容易被打穿。对面的人并没有耽误时间,立即下了车,只有六个人,但看得出来,来头不小。
“后面有防弹服,你把它穿上。”帝陌卿拿着枪眉头紧锁,奕白尘知道不能在这种关头犹豫,只好乖乖听话,只是还没等他把衣服穿好,就从暗处传来枪声,那六个黑衣人应声倒地,帝陌卿和奕白尘对视一眼:是军部的人。
他俩下车,有人迎了上来“少将,您没事吧?”“没事,你们怎么会在这?”帝陌卿看着自己全副武装的副官,觉得自己的风头好像要让人抢光了。”额,我们也不是很清楚,命令只说让我们埋伏在这,等待击杀黑色保时捷上下来的人。”
“是元帅下达的命令吗?”“是的,是元帅亲自下达的命令。”“你们任务完成就回去吧,把这两辆车都带回去。”“是。”
奕白尘在旁边听着,没插话,大概了解了是怎么一回事,大概是被老元帅当成诱饵了,只是那些黑衣人的身份还不是很清楚。“走吧。”帝陌卿把奕白尘身上的防弹衣脱下来交给了副官,对还在怔愣着的奕白尘说。“......哦,还去吃饭吗,你要不要回家问问是怎么回事?”“回家再问也不迟,先去吃饭。”
车被带回了部队,帝大少将和奕大医生只能坐十一路公交车
去吃饭,不过热恋中的人来说这样更好。“阿卿,你真的不担心吗?”“嗯,出事之前还觉得不安,现在反而没事了,倒是你,元帅这次把你也算进来,也没见你不高兴。”“元帅是没把我当外人才这样的,我怎么会生气。”
两个人在松柏树下走着,彼此都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,毕竟就算没有后援,他们两个对付那几个人也绰绰有余。
吃过饭,帝陌卿送奕白尘回家,进了奕家却发现自家老爹和风家现任家主也在。“你们两个小家伙倒是想得开,出了事还悠哉悠哉的,这么晚才回来。”出口调侃的是风继云,奕白尘可不会和这个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叔叔客气,“谈恋爱的年轻人都这样,您得适应年轻人的节奏,风叔。”“嘿,你这小子......”“咳,先说正事吧。”帝老元帅发话,自然不会有人有异议。
一番谈话过后,帝陌卿和奕白尘总算把事情弄了个清清楚楚,今晚袭击他们的人是西域地界莫隆商会的人,袭击他们只是个幌子,同一时间来奕宅夺取不尽木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,特地挑在大会前几天也是为了让东域地界的几大家族在大会上出丑,只是早早的就被几位当家察觉,一网打尽。
得知真相的两个小诱饵不免感慨姜还是老的辣啊。
解决了莫隆商会的人,大会自然是圆满成功,不尽木也不出意外的落到了帝陌卿手中,只是帝陌卿显然更在意奕白尘不肯跟他好好拼一次刀的事。
“你不是很想要不尽木,都到手了干嘛还不开心。”不尽木对身患骨疾之人意义重大,是不可多得的宝物,帝陌卿赢来自然是为了他哥,但显然他现在并不是很高兴。“为什么不肯再用刀?”帝陌卿不是吃醋或是嫉妒什么,他只是怕奕白尘心结太重。“其实,我一直都想跟你说的,我......一开始确实是因为纪鸿鸣的死,但其实更重要的是我真的不想继承圣庭,我爸他也不希望圣庭变成奕家的一言堂,他更希望院长是有能者居之,奕家除了圣庭还有其他产业,少了个圣庭对我和我爸不会有太大大影响,他更希望圣庭是个干干净净的只为救人而存在的地方,而奕家只做它的后盾,所以我才这么在多年后坚持不再用刀,而只做个医生,我想,这应该也是纪鸿鸣希望看到的结果。”帝陌卿听到这,才终于明白奕白尘的苦心。
是了,早该明白的,自己看上的这个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,在医院里看过这么多的生死又怎么会看不透这么简单的事呢。
“不用担心我,还是回去好好庆祝一下吧,新晋刀神。”“嗯,是我想多了。”“你不想多,我才会觉得不高兴,你是为我好,我都懂的。”
自从上次出事,帝陌卿就很少开车出来了,大概觉得两个人静静的散步更好吧。
“啊,对了,军部已经批了我假,你什么时候有空,我们把订婚宴办了吧。”
“阿卿,那个,我们在一起才三个月,是不是太着急了。”
“你打算跟我分手吗?”
“啊?我没那个打算啊。”
“那为什么不能订婚,我本来想直接结婚的,妈妈说我太着急了,我才改成订婚的。”
“你已经跟家里说了?”
“奕叔叔那里,我也已经说过了。”
“你这个人......。”
“没办法,你太忙了,我只能把事情都办好再告诉你。”
嘛,奕白尘好像又是最后被通知的,不过,也不错就是了。
既然相爱了,就不要再分开,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事。
FIN
文中出现的徐家汇路和牯岭路都在上海市呦,有兴趣的孩子可以去查查。
黑色保时捷的灵感来自柯南,看过的孩子应该都知道吧,琴酒大大的车。
不尽木在后文中还会出现,敬请期待。(不一定是下一个故事中哦。)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