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雪白头

all党乱炖党╳,cp洁癖极其严重,不写文,不用关注,福华,全职叶蓝

红白馆

这个周末,你有空吗
--------------------题记
“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,但是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。”奕白尘摘下口罩,对手术室外的人说道,只是说完他就愣住了,因为患者家属们实在是太眼熟了,这不是帝家的人吗,难不成里头那个人是帝家的哪位爷不成?奕白尘没想到的是,对面的人也很吃惊,奕家大少爷竟然会亲自出急诊,只是吃惊归吃惊,倒不会有人真的问出来,因为在圣庭里,他们就只是医生和病人家属的关系而已。
奕白尘交代好注意事项才有机会回到办公室看到病人的详细资料。竟然会是帝陌卿。真是的,怎么最近哪都有他,阴魂不散啊,奕白尘不免有了这样的想法。只是奕大医生实在是忙得很,念头一闪而过,就又去忙别的事了。
异能再强的人也还不能制作出生白骨,活死肌的丹药,人生下来就会有生老病死伤残苦痛,科技和异能可以解决一些,但不能解决全部,医院每天都还是人满为患,医生每天都还焦头烂额。
在遇到不听话的病人时就更糟糕了。
“奕少,奕少,帝家那位二爷非要出院,您快去看看吧,我们实在应付不了了。”负责帝陌卿的小护士第三次来找奕白尘了,奕白尘没了法子,“宋契和徐楮呢,VIP病房的事一般不都是他们俩负责吗?”“宋爷被院长大人叫去了,徐少有台手术,还没出手术室呢,奕少,您就帮帮忙吧。”“好吧,我这就过去。”
奕白尘虽然是奕家的大少爷,但是他已经封刀多年了,以后自然不会继承圣庭,奕老大也没有逼他的意思,于是在几年前收了宋契为徒,打算将圣庭托付给他,而徐楮则是S市一家企业的少爷,只是因为自己喜欢,又能力出众才会来圣庭做医生,因为他们两个有身份在那摆着,应付一些有身份的病人比较容易,所以VIP那边的事奕白尘一般是不管的,只是这次情况特殊,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病例去看看。
奕白尘和帝陌卿从未见过,但奕白尘见过帝家这一辈的老大,帝家老大虽天生残疾,出行要坐轮椅,但却是个风度翩翩气质卓绝的人,只是千万别被表象所欺骗,用宋契的话说,那就是个披着羊皮的狼,生意场上吃人不吐骨头的主。老大不简单,二爷估计也不遑多让,在军部混久了的人,哪有好像相与的,奕白尘这样想着,突然有了一种预感:今天怕是又要和人动手了。
奕白尘出了电梯就看到了帝陌卿门前站着的人,一个个挺得比花园里的松树还直,一看就是军部出身。奕白尘走进病房,看到了已经收拾好东西的帝陌卿,心里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:兄弟俩长的挺像啊,不过气质也差太多了,这个一看就是个当兵的。
帝陌卿正想着出院之后的行程安排,却听到了门外传来的微弱脚步声,心中一动:是个练家子。只是当脚步声的主人进来后,他却有些怀疑自己刚才的判断,因为走进来的这个人实在是让人觉得他不可能和武力扯上什么关系,白大褂到确实挺适合他的,就像他现在穿的一样,奕白尘吗,有意思。
“帝二爷这是对圣庭的病房不满意吗,怎么伤还没好就急着要走?”奕白尘笑着说。对面的人可没有半分笑的意思,说出的话虽委婉却坚持得很“病房的床可没有家里的床舒服。”“可帝家再好,医护能力也不能跟圣庭比,更何况帝二爷这么急着出院可不是要回家吧。”奕白尘可不是爱兜圈子的人,有话便直说了。帝陌卿听了这话愣了下,大概是没想到奕白尘会知道,“既然你知道,就更应该让我出院。” ‘‘在圣庭,让不让一个人出院是看这个人的身体状况,跟我知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没关系。”帝陌卿听了这话皱了皱眉,说:“我的身体已经没事了,不需要再住院”“你的伤好没好不是你自己说了算,会有医生来检查,如果你真的没事了,我们自然不会不让你出院。”奕白尘说完便想离开了,只是他还没转身便听到了这样一句话:若是我非要走,你又能怎样!此话一出,病房里的气氛立刻变得紧张起来,奕白尘一笑:“那你就试试,能不能出的了这个门”话音刚落,帝陌卿的拳便扫了过来,奕白尘一个闪身躲过,抬腿便踢向帝陌卿膝盖,帝陌卿也毫不相让,躲过这一脚,拳变掌,劈向奕白尘的脖颈,奕白尘抬手拦住,帝陌卿着急出院,几招过后便发了狠,速度越来越快,奕白尘便也见招拆招,只是帝陌卿的伤还没好,渐渐力不从心,奕白尘抓住时机一掌将他打倒在病床上,抓住他的手腕,用手铐拷在了床头,帝陌卿挣扎着坐起来,瞪向奕白尘:“我还从没见过随身戴着手铐的医生”“今天你不就见到了,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帝二爷还是早些习惯的好。”帝陌卿见他是铁了心的不放自己出院,也不再说什么,只是不说话不代表他就放弃了,奕白尘自然也明白这一点,况且他也不想把人逼急了,便说:“帝老爷子虽然严厉,又望孙成龙了些,但他还不至于不给圣庭面子,我去跟他说你必须留在圣庭养伤,他不会责怪你的,放心吧。”帝陌卿听了这话,也没说什么,抬头看了一眼之后,脸没刚才那么臭了,奕白尘这才放心,把手铐解开了:
“多有得罪,还望帝二爷多多包涵。”帝陌卿自然不会怪他,毕竟他也只是尽到一个医生的责任,只是被人教训的滋味实在不好受又被他说的话戳到了心窝子,便只冷着了说了句“没事”便不肯再多说话,奕白尘也没了法子,只好好声好气的让他躺下,帮他检查了下伤口,发现没什么大碍,嘱咐了几句,便走了。
奕白尘刚出病房就听到帝陌卿说:“等我伤好了,我们重新再比过。”他心想:终于不再嘴硬说说自己的伤已经好了,若是每个病人都这么难缠,我早累死了。想到这,奕白尘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的说:“等你伤好了就赶快出院,我可不想再看见你。”说完便大步离开了。
其实奕白尘对这人的印象并不是很差,虽然难缠了些,但刚才动手的时候他并没有叫那些护卫插手,可见他至少不是个乱来的人。但明面上,奕白尘是不会露出对他的好感的。在奕白尘看来,他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,劝病人好好养伤,虽然过程曲折了些,但毕竟成功了,对结果他还是很满意的,因此他回到办公室后心情很不错,只是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帝家的老元帅,奕白尘深吸了口气,收起自己的小雀跃,拨通了元帅府的电话。
只是没有想到在奕白尘说明缘由后,帝老爷子很快便同意了,奕白尘放下电话后,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反应过来。
不怪奕白尘吃惊,实在是帝老元帅余威太重。
帝家这一辈有三个孩子,老大腿脚不好,从小得的疼惜便多些,老三是元帅的老来子,更是受宠爱得很,只有老二最惨。肩上负着整个帝家的担子,自小参军不说,大一点了还得管着暗街的事务,也实在是有点难为他了。
不过,这个电话打完,奕白尘倒是觉得老元帅可能是对他严格了些,但也是很关心他的,得出这个结论的奕白尘放了心,开始处理其他的事情。至于为什么原来会担心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,奕白尘到没多想。
又送走一个来套近乎的人,不知不觉,帝陌卿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自从那天打过那一场之后,他就没再见过奕白尘,不过关于奕白尘的事倒是听护士说了不少,大多是些调查报告上不会提到的趣事,帝陌卿听来听去都觉得这世上能有个这样的人实在是不错,至少住院的这些日子里,光听故事也不会觉得无聊。这样想着,帝陌卿心中一动:说不定可以试一试呢。
“帝陌卿是今天出院吧。”中午吃着饭的时候,徐楮突然来了句,“是啊”,奕白尘听到就回了一句,换来的却是徐楮的笑声,“笑什么笑,怎么了?”“笑当然是因为小白你都学会抢答了,看来打过一架就是不一样啊。”圣庭的医生们只要不当职,吃饭的时候总喜欢凑在一起,徐楮一开始问的自然是和他一起负责VIP病房的宋契,谁也没想到奕白尘会回答。“咳,那你不说谁知道你问谁,我理你就算不错了。”奕白尘说完这句徐楮笑得更欢了,“我吃好了,先走了。”奕白尘向周围的医生说完这句话就起身了,只是走之前顺手给了徐楮的后脑勺一下。
奕白尘一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耳根仍是红的,好面子的奕大医生自然把这笔账记到了帝陌卿身上。这时,奕白尘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,竟然是帝陌卿发来的,接下来奕白尘做了一个让他叨念着后悔了一辈子的动作,他点开了那条短信,看过之后,整个人都懵逼了“我天,他到底想干嘛呀。”那条短信不长,我估计他会记一辈子的:这个周末,你有空吗?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