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雪白头

all党乱炖党╳,cp洁癖极其严重,不写文,不用关注,福华,全职叶蓝

红白馆

虽然很惊讶,但是奕白尘还是回了帝陌卿一个“有”字,什么?你问为什么只回了一个字,那当然是因为奕白尘要矜持,毕竟他是被邀请的那个呀。但显然帝陌卿比他还“矜持”,因为他只回复了时间和地点过来,其他的甚么都没说。周六下午三点,徐家汇路634号。徐家汇路离奕家不远,奕白尘查了下,634号是个口碑不错的咖啡厅,这个地点听起来很适合约会,但奕白尘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,帝陌卿可不像是会和人去咖啡厅约会的人啊,难不成他只是看起来死板,但实际上是个情场老手吗,想到这的奕白尘终于发觉了不对:他请自己去咖啡厅难道不能是因为别的事情吗,为什么自己一直觉得是要跟他去约会啊,不会吧,难不成是......喜欢他?不不不,才见过一面怎么可能,一定是因为他挑的地方太奇怪了,对,一定是这样。
奕白尘表示他这辈子最不信的就是一见钟情。
下班回家后,奕白尘很罕见的没有一头钻进书房,也没有去骚扰他爹,只是安静的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,仰头看着枫树的叶子,反省自己最近冒出的奇怪想法。
啊,不想了,到时候再说吧。
周末转眼就到了,弈白尘在衣柜前挑了一上午的衣服,纠结了半天是自己开车去还是让司机开车,最后决定自己来。
下午三点,正是喝下午茶的好时候,咖啡厅的人不少,弈白尘一进去就看到不少熟面孔,不过他并没去和他们寒暄,毕竟他是有要事在身的人,服务生把他带到帝陌卿订的包间,看起来帝家二爷已经在这等了一会儿,奕白尘也没跟他客气,坐下来点了一杯拿铁,问:“怎么想起来把我约出来,有事吗。”帝陌卿点了杯黑咖啡,说:“过几天是我弟弟生日,我本想帮他定把刀,但是工坊那边说你定了东西在做,时间上有点来不及,咳,所以我想问问你你定的东西着急要吗,可不可以延后一段时间。”说完他好像有些尴尬,眉头皱得紧了些。奕白尘倒是没觉得有什么,要是他有个弟弟估计也会这么做的,“我在工坊定的只是几个装丹药的瓶子,不着急的,我回去告诉他们一声,让他们先帮你制刀好了。”帝陌卿听他说完,微微愣了下,大概没想到奕白尘会这么快答应,只好说了一句“多谢”便不再多言。奕白尘觉得奇怪,他不象是这么害羞的人,“你找我就为了这个?”这话一出口,帝陌卿突然严肃了很多“其实,我想问你一些关于几个月后大会的事,你也知道最近不太平,S市边界最近有不少外界的人聚集,大会的最终奖励到底是什么,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骚动?”
这人,还真是三句话离不开正事,果然是自己想多了,约会什么的,唉。
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这事是我爹.风叔和老元帅决定的,我只知道确实是很珍贵的东西,而且好像不止一种,嗯,你怎么不去问问老元帅,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管这些事的。”“我爹一直不太提大会的事,他又喜欢给别人出难题,让我们自己想办法查清边界的事,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来问你的。”“我可以回去问问我爸,如果能说的话,他肯定会告诉我的。”“那就多谢了。”
奕白尘看他这么严肃,不免想跟他开个玩笑,“你今天来了之后说的最多的话好像就是谢谢。”帝陌卿问完了正事,也觉得轻松了许多,刚想回答他,电话却响了“不好意思,军部的电话,我得接一下。”“没事,你去吧。”
帝陌卿接了电话后,“抱歉,我有急事要先走,下次再请你。”说完便急急忙忙走了,奕白尘连句话都没时间说。
这个人真是,什么急事啊,约人出来还没说几句话就走了,亏我特地把今天的时间都空出来。
帝陌卿一走,奕白尘也没什么事干了,喝完拿铁就离开了咖啡厅,他没把车从停车场开出来,而是一个人沿着这条街漫无目的地走着,突然看到一家糖果店,进去买了些巧克力,当是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,走了一会接到圣庭的紧急电话,说有士兵受到枪伤需要急救,圣庭的人手不太够,于是赶忙开车回去。
因为奕白尘及时赶了回来,受伤的士兵经过抢救已经没什么事了,有护士在问送他来的士兵到底是怎么回事,那些士兵只说是外界来的人,其他的就不肯多说了。护士看他们十分沮丧的样子,便跟他们开玩笑说:你们这群新兵遇上外界的人还能拼两下,已经算不错了,你同伴的伤已经没事了,别老愁眉苦脸的。”“不是的,来的人实在太强,我们根本就对抗不了,是我们教官和帝少将认识,又知道他在附近,就给他打了电话,我们才能逃过一劫,现在想想还是有点后怕。”
奕白尘从办公室出来刚好听到这些话,终于明白那家伙为什么突然就走了,只能说和大忙人约会就是惨啊。不过自己也好不到哪去。
奕白尘处理好圣庭的事就打算开车回家了,只是他刚走到停车场就接到自家老爹来的电话。“我现在在元帅府,我跟你帝伯伯有事要谈,你也过来吧。”“好,那我现在直接过去吗?”“嗯,你直接开车过来就好。”“行,我这就过去。”
帝老元帅这一辈子一共接了两次婚,发妻生了帝云升和帝陌卿两个孩子,但是因为身体不好去世多年了。第二次就是现在这个了,听说是在龙域认识的,奕白尘曾经见过她几面,是个很天真热情的人,听说对帝家的孩子都很好,毕竟她刚嫁过来的时候,他们两个也还小,自然是感情好的。几年前生了帝家的老三。
到了帝家,自然是端端正正的打招呼,只是这次屁股还没坐热,就听帝妈妈说:“今天阿卿是不是和尘尘去约会了,我听阿卿的副官说他挑了好久的地方呢。”这句话一出,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们,“额......”奕白尘想解释一下,但是却不知道说什么。“我有些事要问他,所以才会约他出去的,妈,你别听亚齐瞎说。”帝陌卿看他紧张,便解释了下。“你们几个小的别在这堆着了,大人们有话要说。”帝老爷子发话,谁敢不听。小辈们告了辞,就退下了。
不管他俩退的多快“阿卿,你带尘尘走走吧。”帝妈妈热情的声音还是传了出来。
“花园里清净,我们去走走吧”,帝陌卿说。“好,你带路吧。”“你以前来过我家吗?”
“来过很多次啊,只不过我从来没在帝家见过你。”
“军部很忙,我很少回家。”
“嗯,过年也不回吗?”
“能回就回。”
两个人就这么走着,一问一答,倒是也不会无趣。但有些事情总会谈到的。
“嗯,你今天约我就没别的事了吗?”
“我,其实,我要先跟你道歉,我......”只是帝陌卿还没说完,就被奕白尘打断了“如果是今天下午你突然走了的事,我已经知道了你不用道歉。”“不只是那个,一开始我跟你说要帮我弟弟打刀的事,其实......”“是个测试对吧,我不介意的,生在我们这种家庭里的孩子,早习惯了。”“对不起,我本来不想的,但是这是军部规定。”“在军部讨生活可真难,只是,我可没听说过少将交个普通朋友还需要测试的,新规定?”
奕白尘这话一出,帝陌卿突然就停下了脚步,说了一句让他庆幸了一辈子的话:“我从来没想过只和你做普通朋友,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和我谈一场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。”听了他的话,一向自诩脸皮厚的奕白尘脸微微发烫,但他毕竟不是什么害羞的小女生,自然不会不知所措:“我......虽然我不能保证最后结果如何,但如果你是认真的,我可以答应你。”
“我当然是认真的。”说完这句话,帝陌卿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“这么说,你已经向军部报备过了?”
“嗯,我出院之后就和我爹说过了,他说让我按规矩来就好。”
“你的意思是说,帝老爷子已经知道了!等等,那我爸是不是也知道了?”
“我不是很清楚,但是今天晚上谈过应该就知道了吧。”
“我......你......你经过我同意了吗!?”
“你刚刚不是已经同意过了吗?”
“你!”
就跟你们说啊,帝家的这几位少爷没有省油的灯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