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雪白头

all党乱炖党╳,cp洁癖极其严重,不写文,不用关注,福华,全职叶蓝

红白馆

“纪鸿鸣都死了多少年了,就算他活着时天分高,他也不可能再活过来跟二爷抢这个刀神的称号了,也不知道那些老古董们到底在担心什么。”暗街的巷子里看起来像是不良少年的红毛嚷嚷着,他身旁的几个人随声附和,只有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说:你别忘了还有奕家的那位少爷呢,若是他出手,二哥也不一定能占到什么便宜。”“奕家的那位,您是说奕白尘,他不是早就封刀了吗?”有人问道。“最近时局这么紧,圣庭也不太平了,奕家也不可能一直安稳下去,他的刀早晚还要出鞘的。”男孩说完这句便走了,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。
——————题记
S市是华夏最出名的城市了,它的出名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圣庭的存在。
圣庭是家医院,一家集合了华夏最好的研究人员,医护人员,医疗器材的医院。
但圣庭又不仅仅是家医院,它和华夏的很多各大商会都有经济往来,出售各种功效的丹药
现任老大姓奕,他有个独生子,就是奕白尘。奕老大用刀,他儿子也用刀,既可以是救人的刀,也可以是杀人的刀。
十年前,奕白尘在自家花园的树上打瞌睡,碰到了偷桃花枝的纪鸿鸣,于是就有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拼刀,但那场比试到现在也没人知道结果,因为他们都绝口不提,人们只知道他们成了不打不相识的好朋友。
奕白尘是奕家的太子爷啊,纪鸿鸣只是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混混,大多数人是不承认这样的友情的吧,可当年的他们哪想过这么多呢,他们不过是希望有人陪伴的孩子。圣庭的每个角落里都留下了男孩子们的笑和泪。奕白尘在花园里—他们相遇的地方,辟出一块,种上了红白两色的花,做了展馆,取名红白馆,红白红白,鸿白鸿白,鸿在前,白在后,一切也许都早已注定了。
奕白尘的梦想是和他爹一样,既能玩的转杀人的刀,也能玩的转救人的刀,所以他必须抽出很多时间来去学习医学知识,而纪鸿鸣却因着奕白尘的关系得到很多奕家人在刀法上的教导,他们两个每日切磋,奕白尘虽从未落败,但明眼人却能看出他已渐渐落于下风,少年只顾当时欢,哪管榜上虚名。可奕白尘不着急,自有那奕家的老古董们着急,于是在一次意外中,在一场瞒过奕老大和奕白尘的意外中,纪鸿鸣死了,纵使他天纵奇才,也躲不过一次又一次的意外;纵使奕白尘查清真相后闹得再厉害,也没法改变他已死的事实。
那场邂逅终是没有一个美好的结局。
“我自认天赋不够高,今天纪鸿鸣在我之上他就要死,以后再有别人在我之上,他们怕是也要死,为了让各位老人家省省心,我奕白尘发誓,这把杀人的刀,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用。”
之后几年里,在奕老大有意无意的推动下,奕家的顽固分子们渐渐被清理干净。而奕白尘做了个只用救人的刀的医生。
红白馆的花都开了,楼上的窗边有个人静静的看着,回忆里是一个人肆意笑着的脸:“小白,红的多好看啊,比白的好看。”“切,那你去把白的都拔了吧,改名叫红红馆。”奕白尘的话刚说完,两个人一起笑开了,“哈哈哈哈,红红馆,哈哈哈。”
奕白尘走回桌前,放下已经空了的咖啡杯,看到手机上有一条老爸发来的消息:你对几个月之后奕,帝,风三家联合召开的大会怎么看?回了条:重在参与。很快消息又发回来:帝家的老二刀用得不错,不想比比?奕白尘笑了笑,心想,老爹还真是锲而不舍,可你儿子我是真不想用刀啊。只好插科打诨的回:手术刀怎么比,比谁救人快吗?奕老大的新消息带着几分无可奈何:你不想比就算了,但这些日子不太太平,别为了别人的过错把自己的命搭上。奕白尘也很无奈:我又不傻,放心吧。
真是的,不用刀,还有斧钺钩叉剑戟,我可是个惜命的人。奕白尘动了动脖子,捏了捏手,关节咔咔作响,半点不输人。
逝者已逝,活着的人还是要好好活着呀。、
“奕少,有急诊,枪伤,您快过来吧!”“知道了,这就过去!”,疾走而出,救人去了。
奕白尘进了手术室,错过了护士们的窃窃私语:你知道吗,受枪伤的那个是帝家的二少爷帝陌卿啊,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啊。
接下来的故事要属于另两个人了。
时隔四年,我又开始码字了,,,,,,花了一个多小时,写了个乱七八糟的短篇,希望有人能看懂这恶俗狗血的情节,华夏是架空的和现代社会有点像但是华夏里的人有点“特异功能”,大概又有点像武侠小说,华夏大概会写成系列短篇(大概男男),但,,,,,,更期不定(意思就是有没有下一篇要看我心情),而且拒绝催更,匿。

评论

热度(1)